最新注册赠送体验金

  随着中国文化持续走出去,世界对中国文学的兴趣必将逐步聚焦于文学本身

  在不少专家看来,中国文学在译出时出现的 “文学性”大量折损,其实是由文化传播的规律决定的。当前我国的文化输出仍处于初期阶段,随着中国文化不断地走出去,海外读者必然会对中国文学作品的艺术忠实度有越来越高的追求。

  译林出版社资深编辑王理行认为,任何文学的向外译介,都会经历一个越来越忠实于原作的发展过程。当年林纾翻译外国文学作品时,中国读者对于国外文化和文学的了解都极为有限,林纾必须考虑读者接受的问题,以文言文写就的译作与原作自然有较大的距离。但是随着外国文学文化在中国的传播普及,林纾当年的译文已经不能满足当代读者的需要。

  在读者对翻译忠实度越来越高的要求下,汉译外国文学在情节、结构、语言风格等方面也呈现得越来越 “原汁原味”。中国文学的外译也是同样。到目前为止,中国文学面对的许多海外读者,依然处于对中国文学和文化不太了解的阶段,因此一些迎合当地阅读喜好的“改编版”译本颇有市场。但随着中国文化和中国文学在世界上的影响力进一步扩大,世界各地的读者对中国文学的兴趣必将逐步聚焦于中国文学本身。

  事实上,这种改变已经初现端倪。华东师范大学法语系教授袁筱一曾多次亲见法国译者在讨论一部中国文学作品的译法时,为了一句话、一个词而反复斟酌,力求精确。另一个典型的案例是葛浩文,近年来,他的翻译越来越忠实于原文。据许钧透露,为了准确地译好《推拿》,葛浩文向作者毕飞宇提了数百个问题。

  应积极引导海外读者欣赏中国文学的审美,而不是一味迎合市场

  中国文学应该如何更好地带着文学特质“走出去”?中国文化影响力的增强,固然提供了大环境上的推动力,与此同时,专家提出,相关方面也应当积极倡导中国的“文学美”扬帆出海。

  中国作家协会已经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其中连续多年举办的汉学家文学翻译国际研讨会,为莫言、余华、贾平凹等众多中国作家与海外各国的汉学家、翻译家、出版人提供了面对面对话交流的平台,也增进了他们对于中国文学作品的理解,推动了中国文学审美的译出。

  另一方面,中国的作家、出版界,也应当积极推动“文学性”的输出。许钧坦言,文学性的内容的确较难翻译,需要译者调用多种语言手段,在译入语中实现同等的文学效果。但他强调:“随着交流的增多,翻译的可能性是越来越大的。一定要相信读者的能力。”他以名目繁多的法国面包为例:曾经很难被译成中文,但随着法国连锁超市、西点屋在中国普及,如今所有奶酪、面包的翻译都不需要加注,读者都能够轻松理解。今天的文学翻译,同样应当少一些“读者能不能读懂”的顾虑。 (钱好)

 

 

相关链接:

乐东文学作品集《尖峰流云》出版
重建文学书写的有效性
海南诗人乐冰诗集《祖宗海》 入围第七届鲁迅文学奖
《朗读者》:以文学为美
中国儿童文学走向世界

 

[来源: 文汇报] [作者:] [编辑:王秋芳]

 
独家访谈
须一瓜说:“人心就跟小昆虫一样,都有趋光性。不要忽略我们心目中的恶,也不要低估我们心中的善。”
2010-2011 www.chessfans.com AllRights Reserved
最新注册赠送体验金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琼ICP备05001198 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